第一百九十八章 不是他的错

  发布时间:2023-03-28 22:11:00   作者:玩站小弟   我要评论
一百九十八、不是他的错南派的人走后,暗影就将车犁邪带了出去,遵照霍梅的意思,竟然真的将这位曾经不可一世的右谷蠡王送进了墨香阁的男风馆,而车犁邪的噩梦也就此开启了。经过车犁邪这么一闹,常惠对霍梅看的更紧 %E3%82%AA%E3%83%B3%E3%82%AB%E3%82%B8%E8%A9%95%E5%88%A4%20~%20qc377.com%20%F0%9F%91%89%E4%BB%AE%E6%83%B3%E9%80%9A%E8%B2%A8%E3%82%AA%E3%83%B3%E3%83%A9%E3%82%A4%E3%83%B3%E3%82%AB%E3%82%B8%E3%83%8E%2C%E3%83%A9%E3%83%83%E3%82%AD%E3%83%BC%E3%83%AB%E3%83%BC%E3%83%AC%E3%83%83%E3%83%88%2C1BTC%E3%81%AE%E8%B3%9E%E9%87%91%E3%82%92%E5%8B%9D%E3%81%A1%E5%8F%96%E3%82%8B%21%E3%82%AA%E3%83%B3%E3%82%AB%E3%82%B8%E8%A9%95%E5%88%A4。
    一百九十八、第百的错不是第百的错他的错

    南派的人走后,暗影就将车犁邪带了出去,第百的错%E3%82%AA%E3%83%B3%E3%82%AB%E3%82%B8%E8%A9%95%E5%88%A4%20~%20qc377.com%20%F0%9F%91%89%E4%BB%AE%E6%83%B3%E9%80%9A%E8%B2%A8%E3%82%AA%E3%83%B3%E3%83%A9%E3%82%A4%E3%83%B3%E3%82%AB%E3%82%B8%E3%83%8E%2C%E3%83%A9%E3%83%83%E3%82%AD%E3%83%BC%E3%83%AB%E3%83%BC%E3%83%AC%E3%83%83%E3%83%88%2C1BTC%E3%81%AE%E8%B3%9E%E9%87%91%E3%82%92%E5%8B%9D%E3%81%A1%E5%8F%96%E3%82%8B%21%E3%82%AA%E3%83%B3%E3%82%AB%E3%82%B8%E8%A9%95%E5%88%A4遵照霍梅的第百的错意思,竟然真的第百的错将这位曾经不可一世的右谷蠡王送进了墨香阁的男风馆,而车犁邪的第百的错噩梦也就此开启了。

    经过车犁邪这么一闹,第百的错常惠对霍梅看的第百的错更紧了,甚至于专门让人在霍梅住的第百的错大帐旁边重新支了一顶帐篷,就是第百的错担心又出现像车犁邪这样突然闯入的情况。

    霍梅虽然觉得不妥,第百的错但面对常惠的第百的错时候她基本都是无力的,只要常惠一口一个为他的第百的错小徒孙着想,霍梅拒绝的第百的错话就怎么也说不出口。

    卫凌终于知道霍梅被袭的第百的错事还是在他从右谷蠡王王庭回到汉营的时候,因为本就担心霍梅,所以卫凌是先行回来的,公孙世在后面善后,卫凌便带着几个随从骑着快马回了汉营。

    一身铠甲的卫凌冲进大帐,先是看见了守在帐内的侍卫竟然都是常惠的贴身护卫,心里咯噔了一下,来不及问一句,就匆匆的进了内帐。

    霍梅吃了午膳没多久,正在午休,本来急匆匆的脚步突然就放缓了下来,卫凌摒佐吸,轻轻的走到床榻前,看着霍梅侧着身,睡的满脸通红的样子,这几日一直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

    从宋清回去告诉她霍梅差点滑胎开始,卫凌每日里都是在焦灼下渡过的,现在看见霍梅好好的睡着,卫凌心底的焦灼才终于散去。

    伸手轻轻的抚摸了一下霍梅的小脸,见霍梅缩了缩脖子,%E3%82%AA%E3%83%B3%E3%82%AB%E3%82%B8%E8%A9%95%E5%88%A4%20~%20qc377.com%20%F0%9F%91%89%E4%BB%AE%E6%83%B3%E9%80%9A%E8%B2%A8%E3%82%AA%E3%83%B3%E3%83%A9%E3%82%A4%E3%83%B3%E3%82%AB%E3%82%B8%E3%83%8E%2C%E3%83%A9%E3%83%83%E3%82%AD%E3%83%BC%E3%83%AB%E3%83%BC%E3%83%AC%E3%83%83%E3%83%88%2C1BTC%E3%81%AE%E8%B3%9E%E9%87%91%E3%82%92%E5%8B%9D%E3%81%A1%E5%8F%96%E3%82%8B%21%E3%82%AA%E3%83%B3%E3%82%AB%E3%82%B8%E8%A9%95%E5%88%A4大概是卫凌的指尖有些凉,卫凌这才缩回手,又将手伸进棉被里。轻轻的摸着霍梅隆起的肚子。

    让卫凌没想到的是,他的手刚放到霍梅的肚子上,里面的孩子就动了几下,好像很喜欢他的碰触一样,这让卫凌的嘴角勾了勾,脸上的表情松了下来,满足的微笑就这么挂在了他的脸上。似乎打了胜仗也没有这一刻让他感到满足。

    “梅儿。你就是我的全部!”喃喃自语的声音并没有让熟睡的霍梅醒来,卫凌见霍梅睡得沉也不想打扰她,便出了大帐准备去中军大帐找常惠。结果侍卫说常惠就在旁边的营帐里,这让卫凌十分诧异。

    “常大人为何搬到这里来?”

    “前几日夜里夫人的大帐被人袭击,幸好被常大人遇见,夫人才没出事!从那时开始。常大人就让人在这建了营帐,就是怕夫人再出意外!”

    卫凌听完面色一沉。他没想到竟然会有人来袭击霍梅,没有丝毫的迟疑,卫凌走进了旁边的营帐。

    常惠正在写奏报,抬头看走进来的是卫凌。低头继续手里的工作。

    “见过你媳妇了?”

    “嗯!”常惠放下手里的笔,抬头白了卫凌一眼。

    “没出息的,回来不先禀报军情。竟然先去看自己的媳妇!你这根本就是公私不分!”

    卫凌淡淡的笑了笑,走到常惠跟前。看了看书案上的奏报,皱起了眉头。

    “师父不跟我们一起回朝?”

    常惠已经离开了书桌,从一旁的小几上端起奶茶慢慢的喝着,喝完又拿来一个茶碗给卫凌到了一碗放在一旁。

    “你回去是急着照顾你媳妇,我知道再有两个多月你那媳妇就要生产,从这里出发,到长安怎么也要一个月时间,晚了,怕是这孩子都要生在路上了!她身子弱,这一路上遭了这么多罪,你当师父我真的看不见啊!”

    卫凌低着头没说话,常惠知道卫凌心里怕是在自责,霍梅经受的这一切,跟卫凌也是脱不了关系的,以他疼媳妇的程度,怕是这会心里跟刀割一样了。

    “夜袭大帐的人是谁?她……有没有被吓到?”卫凌问的很无力,自己的女人差点被人伤害,可他不仅一无所知,还……根本没保护好她。

    “吓到?你那媳妇胆子大的很,她怎么会被吓到!倒是你师父我,那晚可是吓得不轻,我这辈子还没见过那么……让人恶心的场景呢!”

    常惠这么一说,卫凌心里一紧,连自己的师父都被吓到,那霍梅岂不是……卫凌不敢再想了,转身就要回大帐,常惠看着卫凌这没出息的样子,又气又无可奈何,谁让人家有媳妇疼,而他这个孤老头偏偏没有呢!

    叹了口气,任由卫凌离开,常惠继续喝他的奶茶。

    卫凌重新回了大帐之后,就将里面的侍卫都撤出了帐外,先是小心的脱下身上的铠甲,毕竟这么穿着干什么都不方便。

    悉悉索索的声响将熟睡的霍梅吵醒了,抬头迷迷糊糊的看着背对着自己的身影,霍梅的嘴角勾了勾,脸上挂满了笑容。

    “阿凌,你回来了!”轻轻的一声呼唤,让卫凌的身形僵了一下,转身看着霍梅撑着身子巧笑的看着自己,卫凌赶紧冲到床榻边伸手抱住了霍梅。

    “梅儿,我回来了!”因为穿着铠甲一路飞奔回来,卫凌的身上还有着风尘仆仆的味道,混杂着马匹身上的异味,可霍梅并不嫌弃他身上的味道,趴在他的胸前只觉得心安。

    担心这么抱着会窝着霍梅的肚子,卫凌将她的身子往上提了提,让他靠在自己的胸前,这样侧着身子,肚子也会舒服些。

    “师父说,那晚他吓得不轻,你怎么样?有没有哪里受伤?”说着卫凌竟然撩开霍梅的中衣,开始检查霍梅身上的每一寸肌肤,这场景实在是有些暧/昧。

    霍梅想阻止他的动作,可最后想想,这男人不亲眼看见怕是不能安心,所以就没阻止,任由他上上下下的查看了一番,见她身上确实没有伤痕,这才松了一口气。

    “是谁这么大胆,竟然敢来伤你?”霍梅敛下眉眼,笑意深深的面容突然变得严肃起来。

    “车犁邪!”

    卫凌身子一震,低头看着霍梅。他的确没想到,被卫凌逼着逃出右谷蠡王王庭的车犁邪会在逃离王庭之后,出现在霍梅这里。

    “他为何会找上你?”

    “他早就知道我的身份,将军府的刺客,还有墨无痕都是他的手笔!他被你逼的狗急跳墙,自然就会想到墨香阁的势力,本来以为控制了我就能得到墨香阁。结果被我算计的功力尽失!”卫凌抱着霍梅的手臂突然收紧。虽然霍梅说的很轻巧,但从刚才常惠的话语里卫凌就听出来了,这件事绝没有霍梅说的这般轻描淡写。

    “你少在这里宽我的心。连师父都被吓坏了,当时定是十分危险的,可偏偏我不在身边没法保护你,梅儿。你会不会怪我?”霍梅笑了笑,抬头看着卫凌。伸手摸了摸他的下巴,上面还有些新生的胡须有些扎手,怕是这些日子这给男人也过的不怎么样,不然怎么会这么邋遢。

    衣服也是好几日都没有换的样子。白色的中衣都有些发黄了,眼底的青色霍梅又怎会看不见。

    “当时的样子的确有些吓人,不过……蛊虫毕竟我是见过的。所以并没有被吓到,你别这个样子。当时情况紧急,根本就来不及通知你!而且……我身边一直都有人护着,所以我没事的!不过,我倒是第一次见识师父的武功,倒是让我震惊了许久,以后等孩子生下来,就交给师父教养吧!”

    卫凌的手轻轻的抚摸着霍梅的肚子,听霍梅这么一说,心里反而生出了些酸意。

    “我的武功也不弱,为什么要交给师父教养?我们的孩子,不该由我来教吗?”见卫凌这是吃醋了,霍梅噗嗤一声笑了。

    “你整日里这么忙,有时间教她吗?这一次回长安,陛下一定会更加的重用你,那时候,怕是我都难得一天见你几面的,孩子就自然也就顾不上了!”

    霍梅没忘记,小时候霍光是有多忙碌,别说一日,那时候一个月霍梅也见不到他几面,就这还是因为霍光疼爱她,所以常常去她的院子里坐坐。

    想想霍君那时候就更没机会见父亲了,所以在霍君的眼里,父亲这个词是相当陌生的。

    “那样的事不会发生的,梅儿,相信我!只要是我在乎的人,即便在忙,我也会抽出时间陪伴你们!每个人看重的东西都有所不同,功名利禄于我从来都没有你更重要!所以相信我,你刚才说的事是绝对不会出现在我们之间的!”

    这一点霍梅倒是相信,可想起回到长安将要面对的一切,霍梅的心里其实还是抵触的,那是她并不愿意踏足的地方,却又不得不回去,毕竟有些事情并非逃避了就能过去的,总要面对了才能解决。

    “我们什么时候动身?”卫凌扶着霍梅坐起身,开始给她穿衣服,天气寒冷,虽然盖着棉被霍梅冻不着,可卫凌还是担心她会着凉,就索性给她穿上衣袍。

    “三日后!等公孙世将缴来的财物都整理好了,我们就启程回朝!”三日?霍梅倒是没想到会这么快,想想马上就要离开这里了,心里自然会有些不舍。

    卫凌自然看见了霍梅的神色,给霍梅穿好衣袍,卫凌又伸手抱住了她。

    “这里天气寒冷,长安城倒是马上就要到春天了,你体寒,在这里生产我不放心,等生下孩子,你若是想回到这里,我再陪你回来好不好?”

    霍梅笑了笑,卫凌的意思她当然懂,自己的身子就更清楚了,泡过寒潭,体内的寒气一直都集聚在体内,生产一定会恨凶险,想到这些,霍梅也就释然了,没有什么会比肚子里的孩子更重要,她自然更希望孩子可以平安的降生在这个世上。

    不仅如此,她还要给这个孩子全部的宠爱,给她这世间所有的美好,这才能补偿前世里这孩子所遭受的悲惨命运。

    “我知道了,我跟你回去就是了!可……回去之前我可不可以去看看安哥哥?我想见他一面!”卫凌脸色有些僵,虽然现在霍梅已经嫁他为妻,可每每想到安公子,卫凌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甚至会有些惶恐。

    还没等卫凌回答,就有人挑帘走了进来。“咱们这是心有灵犀吗?你想见我,所以我便来了!”

    见进来的是安公子,霍梅微笑的看着他,竟然还有些激动。

    “安哥哥,你怎么会来?”这下子卫凌的醋意全都喷涌而出了,这安公子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时候出现,这不是专门来拆卫凌的台么。

    可偏偏安公子就是不想让卫凌好过,所以笑着走到了床榻前。“我在山庄不放心你的身体,就下来看看你,没想到正好你也在想我,这么看来,咱们还是很有默契的!”

    卫凌一口气没上来差点没吐血,默契?狗屁的默契?心里腹诽着安公子的无耻,偏偏又不能在霍梅面前表现的太过小气,因为他知道安公子在霍梅心中的地位。

    “你的腿怎么成这样了?”霍梅本想找个话题转变一下这尴尬的气氛的,结果安公子低头就看见了霍梅露在外面的双脚,卫凌给她穿了衣袍,还没来及穿鞋袜,所以双脚就露了出来。

    听见安公子的声音,卫凌这才开始注意霍梅的双脚,几日未见,霍梅的小腿又肿了一圈,看起来胖胖的很是吓人。

    安公子也顾不得其他了,伸手按了按小腿,结果一按就出现一个深深的窝,可见这小腿肿的十分厉害。

    眉头紧蹙,就担心霍梅会这样,安公子才从云墨山庄专程赶来的,结果却远比安公子预计的还要严重。

    伸手搭在霍梅的手腕上,号了脉之后,安公子抬头狠狠的瞪了卫凌一眼。

    “你就是这么照顾她的?她竟然还差点滑胎,你知不知道,一个不小心别说孩子,就连她的小命都会不保!”

    被安公子骂了,卫凌却无法反驳,霍梅差点滑胎,在加上最近差点被袭击,这些事发生的时候卫凌都不在她身边,心里本就自责。

    可看着卫凌暗淡的眼神,还有眼底的自责,霍梅就开始心疼了。

    “安哥哥,我没事!再说,差点滑胎也是因为婵娟死了,我太激动才会这样的!这个跟阿凌没关系!”

    “都这时候了,你还护着他!不是他无能,你能弄成现在这样吗?”霍梅没有反驳,低头默默的伸手握住了卫凌的手。

    卫凌没想到这时候霍梅还会在乎他,便抬头看着霍梅的眼睛。

    “他是我的夫君,我当然要护着他,夫妻是要互相扶持的,所以这些都不是他的错!”(未完待续)

    ps:更新完毕!加油!

相关文章

  • ツイッターで大規模障害 マスク氏買収後に技術トラブル続発

    ニューヨークCNN)短文投稿サイトのツイッターで日本時間の7日未明、一時的にサイトにアクセスできなくなったり、画像やリンクが利用できなくなったりする大規模な障害が発生した。一部のユーザーがツイッターや
    2023-03-28
  • ????????ʮ???? ????

    ???ҵ??????У?????????û?????????δ???ע?ӣ??ӳ???????վ???˵???????????Ȼ?Ľ?Ŀ??Ͷ???˽?̩?????ڿ????????޺??˵??ۣ??
    2023-03-28
  • 第三百二十九章 多少冲动,多少盲目

    金泰妍,她应该是挺喜欢孝子的。【鳳\/凰\/更新快请搜索】虽然任何时候,她对孝子都没有表现的那么粘,也不会像unny一样一见到萌娃就大呼小叫。不过,我就是知道。这种自以为是的对她透澈的了解,仿佛与生俱
    2023-03-28
  • 第两百四十二章 挣扎以及硬直!

    窗外的夜浓重到朝房间内渐渐逼近,在整面的落地窗外我只能依稀看到模糊的树影。玻璃的隔音性能很好,树叶被风刮动所产生的簌簌声响,我几乎都听不到。惶恐的情绪已经被大幅度的丢开,现在的我只觉得焦急,迷惑。另外
    2023-03-28
  • 法媒:调查显示,近半受访女科学家曾遭性骚扰

    资料图  但面对这些恶劣行径,只有1/5的女性受害者向所在科研机构做了报告,52%的受害者只是选择在职场避让。欧莱雅基金会首席执行官亚历山德拉·帕尔特表示:“调查说明科研界还没有做出足够的变革,各国科
    2023-03-28
  • ????????ʮ?? ?????Ƿ??к?

    ?????ˣ???????˵????Щ??????ǰ???????ˣ????????????Ϲ???ͺ??ˡ???????ôһ?ᣬ???⿪ʼ???ף????ܼ????????µ?һ?죬ȷȷʵʵ???ڼ
    2023-03-28

最新评论